庆祝中国民主促进会成立70周年

钢之家钢铁网

2018-09-01

  2个月——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血管病被纳入据了解,此次医改方案实施后对参保人员就医报销流程不产生影响。北京市参保人员在定点医疗机构就医时,仍执行持卡就医实时结算相关规定。此外,北京还将出台一系列配套措施,方便常见病、慢性病和老年病患者在社区就近就医用药。这其中包括不断增加社区定点医疗机构数量;统一社区和大医院医保药品报销范围;给予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脑血管病等4种慢性病患者,可享受2个月长处方报销便利;鼓励社区卫生机构开展居家上门医疗服务和建立家庭病床,发生的医疗费用医保均按规定予以报销等等。  中新网记者张尼摄生活困难群体将获更多保障——重大疾病全年在此次改革中,生活困难群体也将获更多保障。

二、中国想在高性能计算机方面出类拔萃。

  深化改革、扩大开放需要创新思路  要继续向创新要活力,使制度创新成为推动改革发展的强大动力。广东自贸试验区横琴片区管委会主任牛敬表示,要不断用制度创新引领改革开放不断走向深入,注重改革举措配套组合,对照国际高标准,打造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营商环境。  作为制度创新的高地,上海、广东、天津和福建四大自贸试验区以十万分之五的国土面积吸引了全国十分之一的外资。  开放层次越高,创新、改革的能力就越强。全国人大代表、东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都本伟说,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两会上释放出中国坚定扩大开放的明确信号。

焦健说,体能和身材只是表象,只是想通过台历让老百姓更多了解消防部队真实的写照。  大部分的官兵,身体素质、体能都非常好,只是肌肉形态从观众的角度来看,并不是最好看的。上台历时,会选择肌肉形态好看的。

这也给我们展现了中国最大的现代化,就是基础设施现代化,带动全球的第二轮基础设施现代化。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在艾森豪威尔洲际公路推动下,美国掀起了一场高速公路普及会战。20多年前我去美国,他们的学者说得非常清楚,美国的黄金时代是在汽车轮子上飞起来的,这句话给我的印象非常之深刻。但是今天,我们的高速公路已经超过了美国。

原标题:45家磷化工企业仅1家接入钟祥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为何成摆设湖北日报全媒记者戴辉钟祥市胡集镇,号称中原磷都,大量磷化工企业分布在汉江之滨。 为破解化工围江,杜绝污水直排,钟祥市在胡集镇工业园建成先进的工业污水处理厂,5月10日投入使用,但企业响应者寥寥,3个多月来仅一家化工企业对接排放工业污水。 这背后是何原因?湖北日报全媒记者近日赴胡集现场调查。

仅一家企业对接污水厂喊饿8月20日,记者在胡集工业园看到,新建的污水处理厂坐落在几家化工企业之间,一排排崭新的设备和管网排列。

但3座大型调节水池里只有少量污水流动,几台大型水泵停转,也不见工人作业。 目前仅湖北祥福化工科技有限公司一家对接了工业污水管道,日处理污水仅200吨,而我们的污水处理能力是每天2500吨,不到十分之一。 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厂长刘海斌说。

尴尬不仅于此。 刘海斌说,如果3个抽水泵同时开启,污水处理时间可缩短至半小时。

目前入口污水仅200吨,只能开启一个小抽水泵,得花费2小时。

是污水处理水质不达标,不能吸引化工企业?记者现场看到,从污水到清水,经过10多道工艺,乳白的污水最后变得清亮。

刘海斌介绍,污水处理厂建设定位高标准,采用高效沉淀+水解酸化+AO生化+深度处理工艺,最后出水可达到一级A标准,相当于四类地表水质,可用于灌溉、绿化等。 2017年11月,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开建,采用PPP模式,由江苏瑞盛集团投资4000多万元建设。

当时考虑胡集化工企业多,担心日处理2500吨污水能力不够,还预留了2500吨处理能力的生产用地。

污水处理厂计划运营29年收回投资,没想到开业3个多月才一家企业排污,照这样的水量,收回投资要100多年。 工业污水处理厂项目经理沈雷苦笑。 记者看到,在工业污水处理厂马路对面,就是湖北新洋丰肥业股份有限公司钟祥磷复肥生产基地。 我们在建设时,已将管道接到新洋丰厂门口,但企业的排污口在厂内,至今拒绝对接。

沈雷说,建工业污水处理厂时,管道已提前延伸到12家磷化工企业门口的排污管道附近,最远的延长了10多公里,就差厂区内的几米不能对接。

进厂有门槛配套费用高为何众多化工企业拒绝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胡集镇向记者提供的一份《关于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有关情况说明》(简称《情况说明》)中解释,胡集镇化工企业绝大部分为磷化工类,消耗水量不大,产生的废水量有限,加之有的企业(主要是生产硫酸和磷铵)在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重金属废水均有脱砷等处理设施,处理好的水又进入生产环节。 然而,去年3月,由钟祥市住建局委托南京市市政设计研究院编制的《胡集工业园污水处理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显示,胡集开发区共有磷化工企业45家,其中规模以上29家,因市政基础设施建设较为滞后,该区未建有分流制污水管网及末端污水处理厂,大量工业废水经各企业厂内初步处理,便直接无序散排至天然水体,对水体环境造成一定污染。

记者调查发现,一个重要原因是工业废水进入污水处理厂有门槛,需要企业预处理,符合纳管标准才能进入污水处理厂,这得投入大量资金。

在已对接污水处理厂的祥福公司,记者看到,含有氟化物的污水通过沉淀、加药等预处理,在COD在线监测平台上,氟化物已降至毫克/升,再进入污水处理厂。 为和污水处理厂对接,公司投资300多万元建了污水预处理设施。 公司相关负责人黄威说。

沈雷对记者解释:纳管标准是个硬标准,需要企业先期投入进行预处理。 如果接入超标的含砷、氟等污水,系统会自动预警,按照规定还要对企业罚款。

所以,有的企业干脆选择没有成本的直接排放。 另外,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污水处理费为每吨元,如一天排放300吨污水,全年要交纳73万余元,有的企业认为费用过高。

企业有污水,又不愿意选择进入污水处理厂排放,建厂有何意义?胡集镇提供的这份《情况说明》道出缘由:根据《环保法》相关要求,工业园区必须建设工业污水处理厂,否则将限制企业入园或取消园区资格。 记者联系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附近的几家磷化工企业采访,均被婉拒。

污水偷排村民心焦在胡集工业园附近的一个山坡上,记者看到一条带有异味的乳白色小溪顺流而下。 附近村民说,这是前些天下雨后,山上的几家化工厂污水顺流冲下来的。 化工厂的高炉和烟雾在远处若隐若现,离污水处理厂最近的是胡集镇丽阳村二组。 看到工业污水处理厂开张本来很高兴,但现在看来偷排污水仍然没停,儿子不愿喝家里有异味的水,在外地不回来。

57岁的村民焦德妹带记者看自家地里的一处死水洼地,周边的植物覆盖一层白色物质。 据她多年观察,是山上的石膏厂趁下雨偷排下来的污水所致。 在钟祥石牌、张集等地,水稻亩产一般在1000斤以上。 丽阳村59岁的村民焦德花一脸无奈:一家收入就靠种的四五亩水稻,每年亩产才500多斤,总收入仅2000元。 旁边原来有个池塘,被工业废水污染后,鱼全死了。

希望污水处理厂真正起作用,还我们一个好环境。 焦德花说。 记者手记民心工程不可走形式戴辉钟祥市兴建胡集工业污水处理厂,统一收集处理工业污水,造福周边居民,是一项百姓欢迎的民心工程。 但若只是因为《环保法》硬性要求,而不跟踪实际效果、找出解决办法,那就与这项民心工程的宗旨背道而驰。 发展经济不能以牺牲生态为代价,生态环保更要立起规矩、明确红线。 只有真抓实干,才能让污水处理厂真正走出尴尬,发挥实效。